这几个飞行员不但举行了貌似的着舰练习,那是她首先次行驶歼-15舰载战争机在航空母舰上着舰

图片 1

图片 2

2012年11月23日上午9时,一架黄色涂装、编号552的歼-15舰载战斗机在辽宁号航空母舰上成功着舰,并于当天顺利完成舰上滑跃起飞。这是人民海军建设的重要里程碑,标志着“辽宁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航空母舰。

你还记得这个手势吗?没错,这就是红极一时的“航母style”!近日,辽宁舰又传新喜讯。多架歼-15舰载战斗机挂弹进行起降训练。

歼-15舰载战斗机即将阻拦着舰。李唐/摄

本集见证:歼-15舰载战斗机首次在辽宁舰着舰
见证人:戴明盟(海军某舰载机综合试验训练基地司令员,曾获“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荣誉称号,我国驾驶歼-15在“辽宁舰”成功着舰第一人。)

12月24日,海军辽宁舰在渤海某海域进行舰机融合训练,新一批歼-15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驾机完成触舰复飞、阻拦着舰等多个课目训练。

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中,数架银灰色涂装的歼-15舰载战斗机从某机场编队起飞。升空后,战机依次从编队中脱离俯冲向海面,对目标实施模拟攻击,随后45度斜拉起,在天空画出一条圆弧,再次进入攻击航线。
攻克了航母着舰难关的舰载战斗机部队,正在进入战术课目训练阶段。超低空飞行、空中拦截、空面突击、实弹射击等充满“硝烟味儿”的战术训练课目已经逐步形成常态。
这是舰载战斗机部队迈向新征程的一个缩影。近年来,他们实现了从昼间到夜间、从单机到编队、从技术到战术、从平台到体系等多项突破,多次跟随航母编队进行实战化演习、跨海区训练,一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和着舰指挥官通过资质认证。
作为舰载机事业的拓荒者,这支平均年龄不到35岁的部队不断探索,成为海军航空兵转型发展的先锋。
“惊天一着”成为常态
某海域,海风呼啸,云飞浪卷。一架歼-15舰载战斗机由远及近,向着辽宁舰飞来。下降、对正、放下尾钩、成功挂索……刹那间,疾如闪电的歼-15舰载战斗机和阻拦索在甲板上定格了一个象征胜利的巨大“V”字。
29岁的飞行员史晋杰脸上写满了激动和兴奋,这是他第一次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在航母上着舰,觉得“幸福感要从内心溢出来”。
他曾是一名优秀的空军飞行员,2015年来到舰载机部队。此前,着舰的这一刻曾在他脑海无数次浮现。“战机尾钩挂上阻拦锁的一刹那,向前的冲击力很明显,身体前倾的角度比想象中的大。”史晋杰介绍说,着舰时飞行员要把战机的油门加满,一旦挂索不成功,就要立刻逃逸复飞。
在此之前,他从没有亲眼见到过辽宁舰。“要想见航母,就自己飞上去!”“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戴明盟对选拔来的飞行员们说。
2012年11月23日,戴明盟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在辽宁舰上“惊天一着”,令无数国人惊叹。他的这句话更是激励着舰载机飞行员们刻苦训练,期待着舰的时刻早日到来。
驾驶战机从空中看去,航母在茫茫大海的映衬下不再显得庞大,像一片树叶。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来说,那小小的27亩甲板是最具有挑战性的地方:航母甲板上有4根拦阻索,飞行员驾驶的舰载战斗机必须挂上其中一根拦阻索才能实现成功着舰,左右不超过4米。而且,着舰过程中航母、舰载战斗机都处于运动中,还要考虑到气流等复杂环境影响。因此,舰载战斗机着舰飞行被形象地称为“刀尖上的舞蹈”。
尽管如此,仍然有众多优秀的飞行员投身刚刚起步的舰载机事业。他们从“雾都雄鹰师”“天山雪狼旅”“海空雄鹰团”等王牌劲旅来到渤海之滨,去演绎充满魅力与风险的刀尖之舞。
面对“无教员、无教材、无经验”的困境,第一代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不断摸索,“边试验、边飞行、边改进”,终于有了2012年的“惊天一着”。此后,一批批飞行员循着他们的经验展开舰基起降训练,相继通过航母飞行资质认证。
如今,随着一架架歼-15舰载战斗机平稳降落在辽宁舰上,昔日的“惊天一着”已经成为这支部队的训练常态。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们顺利完成了由试飞模式向训练模式的突破,中国海军“尾钩俱乐部”成员开始随着航母一起自信走向远海大洋。
突破舰载战斗机夜间起降技术
漆黑的夜里,冰冷的海风吹过开启舰面灯光的飞行甲板。这一瞬间,记录了飞行员突破舰载战斗机夜间舰基起降技术难关的历史时刻。
“计时起飞!”
霎时,蓝色的发动机尾焰急速喷射在偏流板上,将周围的空气烤得炽热,团长徐英驾驶战机从14度仰角的航母甲板上跃向天空。
夜间舰基起降是舰载战斗机飞行训练中风险极高的课目,不仅对飞行技术要求极高,还要克服环境、心理等因素的影响。
“一片漆黑,缺少参照物,除了座舱里的仪表数据什么也看不见。”徐英告诉记者,这样的环境海空难分,极易产生飞行错觉,只能严格按照仪表飞行,对心理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尤其是着舰前的那段时间,飞行员在一个很低的高度,以很低的速度操纵飞机,但座舱外漆黑一片,看不见航母,也看不见海面。“看不见恰恰是最恐惧的。”他说。
“夜间着舰的最后一段反而简单了。”徐英解释说,“看到航母了,你马上能虚拟出一个世界,航母在那儿,下面是海,上面是天”,只要确保精确的操控,就能将舰载机降落在航母上。
尽管徐英描述得云淡风轻,但不可否认,夜间着舰难度和风险要比昼间大得多。据统计,外军大部分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发生事故,都是在夜间着舰期间。但是,夜战是现代战争发起的首要方式,只有突破了夜间起降技术,才意味着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向着全天候作战能力实现关键性突破。
风险是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成长过程中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但面对风险,没有一个飞行员退缩过。
2016年4月27日,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张超驾驶歼-15进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因飞机突发故障,不幸壮烈牺牲。消息传来,躺在病床上的战友曹先建悲痛万分。
那时,曹先建在一次飞行训练中遭遇空中重大事故,造成胸椎腰椎多处骨折。面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痛苦,他坚持提前做第二次手术,一出院就请求恢复飞行,凭着惊人毅力和顽强斗志,在手术70天后重返蓝天。
2017年7月10日,在一次例行性飞行训练中,飞行员袁伟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突遇鸟撞险情,他依靠单发将着火的歼-15舰载战斗机安全降落在跑道上。3天后,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的袁伟再次驾机升空。
面对风险,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提出“精准、守纪、零容忍”的原则,不放过飞行训练中的任何纰漏。正是凭着这种精神,海军舰载战斗机事业才取得了一个个突破。
实战化训练水平不断提升
看到徐英黑着脸一言不发地推门而进,熟悉他的战友都知道,“铁三角”又争吵了。
“铁三角”指的是徐英、卢朝辉、王亮,作为技战术水平走在最前列的飞行员,他们3人奉命探索舰载战斗机新的战术训练方法。
从讨论到争吵,越往前推进,他们争论得越激烈。“越往下走,就会发现舰载战斗机这个事业,就像水面下的冰山一样庞大得吓人。”徐英说。
每次争论都会固化一种探索成果,逐渐让这个团队探索总结出了歼-15舰载战斗机主要技战术指标、舰机适配特性和舰载起降技术规律。
2011年,徐英作为我国首批自主培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中的一员,边探索边实践,慢慢敲开了海军舰载战斗机事业厚重的大门。从那时开始,他会把每天飞行训练的细节和感受记录下来。如今,他已经积累了近200万字的舰载战斗机飞行训练日记。
和徐英一样,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都有记笔记的爱好。数年时间里,他们将训练中的战术动作改进、飞行感受,甚至走过的“弯路”都记录下来,积攒起千万字的“文献资料”。这些日记,是中国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日后组训的重要参考资料。
在一次训练中,飞行员刘孟涛发现,歼-15舰载战斗机资料中关于油门使用的讲解和实际情况存在较大出入,他急忙找到徐英、王亮等人进行研讨。
“油门动作不应该像资料中讲得那么大。”“之前飞行时出现偏差,很有可能是使用油门幅度过大造成的。”经过研究探讨和反复对比,提出改进方案后,刘孟涛在次日的飞行训练中再度尝试。最终,油门使用问题得到改进。
按照他们总结优化出来的舰员资格、舰载战斗机理论等培养方法,一批批新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陆续通过训练考核,成功获得了航母飞行资质认证,培训周期比以往一步步缩短。
如果说拿到航母飞行资质认证是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成人礼”,那么在实战化训练中摔打、在重大任务中磨砺,才能让他们真正具备实战能力。
29岁的飞行员史晋杰来到舰载战斗机部队后,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战术训练理念更加贴近实战化。“比如钻山沟,之前都是单机实施,地形比较简单,现在都是编队钻山沟,高度也低很多。”一次超低空钻山沟飞行下来,他的飞行服全湿透了。
紧贴实战的训练锤炼出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过硬的本领。飞行员卢朝辉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齐射多枚导弹,一次成功拦截多个来袭目标。徐英携弹起飞,掠海完成导弹发射,准确命中目标。徐爱平突破了海军航空兵超低空特技飞行史上极限数值。
自由空战、“背靠背”、未知环境……如今,这些名词已经融入年轻飞行员的日常训练。一次,某项任务结束后,他们为检验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连续作战能力,紧接着又组织多架歼-15舰载战斗机进行突防训练。没有脚本设计,没有预先演练,飞行员们在实战背景下成功完成突防并将目标摧毁。
“海空一体,舰载战斗机不能做‘独行侠’”
回望海军舰载机部队走过的路,该部部队长徐汉军清晰记得2012年自己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第一次在辽宁舰甲板上着舰的时刻。那天,他站在甲板上面朝辽阔的大海,自豪的同时,更多的是压力:从岸基到舰基,舰载战斗机走向深蓝还有很多数不清的困难等着克服,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舰机融合。
但在中国航母事业刚刚起步的阶段,一切都是空白,就连甲板上飞机如何停放都需要探索。当时,一天能在辽宁舰上起降的歼-15舰载战斗机只有寥寥数架,摆在他们面前急需解决的第一道难关就是舰机协同。
他们会同机务、辽宁舰航空部门,对舰面指挥、调运、保障等一系列流程进行梳理优化,舰载机驻泊数量、单日飞行架次、起飞和回收效率不断提升。
“我们既需要在实现舰机融合的条件下‘堆’出飞行技战术水平这个‘代数时间’,更需要融入航母编队体系作战这个‘几何空间’。”徐汉军随手拿起案头放着的训练大纲说道。
“时间概念”和“空间思维”深植在每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思维之中。
在团长徐英的宿舍内,一架歼-15舰载战斗机模型被高高悬挂在屋顶最显眼位置。“歼-15舰载战斗机悬挂在房间里,就像融入立体的海空战场,这也时刻提醒着我,舰载战斗机不能做‘独行侠’,必须深度融入整个作战体系。”
航母编队体系作战的刚性需求,决定着舰载战斗机必须走向远海大洋。歼-15舰载战斗机作为这一体系中的关键一环,也必须趟出一条向航母编队体系的融合之路,实现远海飞行,完成远海保障,进行远海作战。
2016年年底,“飞鲨”随航母编队首次赴西太平洋开展远海训练,在近似实战环境中开展全系统、全流程、全要素整体训练和实际使用武器演习。这标志着航母编队初步形成远海攻防作战能力。
2018年春,某海域风起浪涌,数架歼-15舰载战斗机先后前出,与辽宁舰航母编队所属多艘驱护舰、多型直升机密切协同,对蓝方数艘舰艇实施精确打击。
某日凌晨,多批多架歼-15舰载战斗机依次从辽宁舰甲板上起飞,展开“背靠背”自由空战演练。当天,多架歼-15舰载战斗机轮番起降、加油,练技术、练战术、练指挥、练协同,强化了体系构建的严密性、兵力协同的默契度、指挥控制的效能性。
这次在西太平洋开展的舰基空海对抗训练,检验了航母编队远海综合攻防能力,深化了航母编队远海体系作战运用,标志着航母编队远海舰机兵力协同运用向深度拓展。
“时间概念”,是航母舰载战斗机部队练就过硬“铁拳”的重要保证。几年来,“刀尖舞者”从无到有、从零起步,出色完成跨区机动训练、远海对抗演练、系列实战演习、重大阅兵活动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活动等多样化军事任务。
“空间思维”,是航母编队形成远海体系作战能力的实践思考。几年来,舰载战斗机舰基多批起降、多机轮转、高频调运等难点训练,空中拦截、空面突击、实弹射击等重点训练,逐步形成常态,逐步贴近实战。
“与发达国家的舰载航空兵相比,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今,再次站在航母宽阔的甲板上,看着舰载战斗机频繁起降的场景,徐汉军知道,走向远海大洋,还有许多全新的领域、全新的战术、全新的考验在等待着他们探索攻克。他们的目的地不是风平浪静的母港、机场,而是波涛汹涌的远海大洋。

图片 3

军事专家尹卓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辽宁舰离形成整装作战能力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中国如今不仅具备建造滑跃起飞航母的能力,同样也能够建造弹射起飞航母,整编舰载机连队所需的各型飞机也正在研制中。

“当时有点像撞到一堵棉花墙的感觉,但是实际上当飞机的尾钩挂住钢索的时候,那种棉花墙要更软一些,应当是像撞到一个大气球上面。”撞到棉花墙上,撞到大气球上,这是特级飞行员戴明盟驾驶歼-15战机首次在“辽宁舰”着舰时的美妙感觉。
在世界范围内,能够体验这种感觉的飞行员并不多。

另一方面,已经通过考核能完成着舰任务的飞行员正在进行四种气象的飞行,包括夜间复杂气象条件下的着舰和起飞训练,如此便成为一名全能飞行员。现在已经有一批飞行员具备了这样的能力,说明他们已经达到了参加实战的水平。此外,这些飞行员不但进行了一般的着舰训练,还接受了使用武器和紧急配合等战术行为的训练,说明他们已经进入了战术训练的阶段。

图片 4

今年以来,中国航母部队战斗力建设取得了明显进步,舰载机驻泊数量、单日飞行架次、起飞和回收效率均有进一步提升,多批歼-15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成功完成舰上起降并通过航母资质认证,标志着舰载战斗机舰上起降技术从探索研究向部队应用取得了关键性突破。

2016年12月16日,中国海军航母编队在海上航行。莫小亮摄

汪洋亮剑起狂飙,飞鲨振翅伏恶涛。

2012年9月25日,在改革开放的第34个年头,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完成建造和试验试航,正式交付人民海军。经中央军委批准,这艘航母被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辽宁舰”,舷号为“16”。
舰载机起降是个世界难题,直接影响着航母的战斗力生成。当时,一些西方军事观察家分析,中国在短时间内难以掌握舰载机技术。有评论甚至说,“驾驭航母,中国至少还要用10年”。
然而,就在“辽宁舰”交接入列两个月后,11月23日,戴明盟和战友们就驾驶着我国自主研制的歼-15舰载战斗机在航母上开始起降训练试验。
戴明盟:“那天天气非常好,起来以后我拉开窗帘一看,这天太舒服了,天空上面瓦蓝瓦蓝的,一点云都没有,海上也是波澜不惊的。”
2012年11月23日,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交接入列之后两个月,歼15首次在“辽宁舰”上成功着舰,并于当日顺利完成舰上滑跃起飞。
勇者无敌,智者无惧。“辽宁舰”甲板跑道只有200多米,大约为陆上跑道的1/15。戴明盟从空中俯瞰“辽宁舰”,好像一枚邮票大小,当他驾驶着体型庞大的歼15舰载机,以每小时两百多公里的速度飞向航母跑道时,犹如在刀尖上跳舞。
戴明盟:“11月23日9点钟左右,离我驾驶的歼-15战机三四十公里,就看到一个船在那个地方。陆地上的飞机跑道,至少都是在2000米以上,但航母甲板的总长度,尤其是着舰甲板,也就是205米长,要想驾驶一架时速两百多公里的飞机,落在一个这么小的甲板上,而且要非常精准的落在某一个点上,需要飞行员付出非常大的努力。”
辽宁舰迎风高速航行,在翡翠般的海面上犁下一道银色的航迹。歼-15掠过辽宁舰甲板上空,完成了着舰前第一次绕舰复飞;9时04分,戴明盟再次精准地控制战机,实现触舰复飞。
戴明盟:“我就是放下起落架,不放尾钩,按照着舰的整个过程先走一遍。各环节人员感觉没有问题了,我主要是跟着舰指挥员,我们称为LSO,跟他沟通了一下,他问我:你感觉怎么样,我说挺好,他说你把尾钩放下来,我说明白。”
降低飞行高度,调整姿态,戴明盟驾驶着歼-15战机对准辽宁舰跑道放下尾钩,精确钩住第二道阻拦索,战机两只后轮与甲板猛烈摩擦后窜出两股白烟,之后稳稳停在辽宁舰的甲板上,着舰一次成功。
戴明盟:“当时我以为有点像撞到一堵棉花墙的感觉,那个棉花墙可能会硬点,但是实际上当飞机的尾钩挂住钢索的时候,那种棉花墙要更软一些,应当是像撞到一个大的气球上面,有那种冲击力,但是不是想象的那么大。”
现场的人们刚开始非常安静,直到戴明盟关闭发动机,从座舱里站起来,向大家敬礼、挥手,人群才如恍然梦醒一般,爆发出热烈掌声。随后,戴明盟与战友顺利完成舰上滑跃起飞。这是我国第一代舰载战斗机歼15首次出现在世人面前。航母平台和飞机的技术性能得到了充分验证,舰机适配性能良好,达到了设计指标要求。

百年夙愿终圆梦,将士热泪染征袍。

图片 5

同时,他们还结合舰载机海上试飞和训练任务,着眼航母、舰载航空兵等新型作战力量建设,深入总结装备试验和部队训练中的经验做法,取得了100余项专题研究成果。

一周后美国“传统基金会”网站刊文称,北京宣布成功完成了歼-15舰载机在“辽宁”号上的起降试验,还公布了舰载机起降视频。这意味着,外界长期低估了中国发展军用技术的能力。
实际上,早在航母建造和改装的过程中,戴明盟和战友们就已经投入到我国舰载机的试飞和飞行员的训练工作当中。
戴明盟:“那是2006年9月份,突然有一群人,从海军机关过来挑选试飞员,然后把我挑选上了,当时找我谈话的时候,我确实很兴奋。我们看到的现在的歼-15,正式列装部队的涂材,垂尾上有一个飞鲨头,前面涂上海军蓝。但是我们进行试验飞行的时候,它的涂装还是那种黄色。”
舰载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极高,甚至达到航天员的5倍、普通飞行员的20倍,西方某国家刚刚发展航母时,平均每两天摔1架飞机,牺牲了1000多名飞行员。戴明盟回忆说,我军发展航母之初,第一代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同样面对着“无教员、无教材、无经验”的困境,但他们就像一群充满冒险精神的垦荒者,在渺无人烟的土地上开垦出“一点新绿”。
戴明盟:“我作为一个海军飞行员,国外航母如何着舰飞行,我肯定是很清楚的,但是里面到底是什么运作规律,我们还是两眼一抹黑,只是到了我们上舰之前一到两年,大致的对舰载机或者航母才有一个基本的成型的概念。”
长达6年的试验试飞,戴明盟和战友们完成科研试飞400多架次,绕舰飞行100多架次。第一个滑跃起飞,第一个寻舰绕舰、触舰复飞……几千次的训练,才终于迎来那一次的飞翔。
戴明盟:“我驾驶歼-15战机成功着舰后,还得专门取证,要不然人家说我第一次是蒙上的,我要连续飞好几次,都成功,有关部门才发一个证书给我,说戴明盟同志你可以在航母上飞行了。”
第一批取得航母资质认证的飞行员,包括戴明盟在内共有五人,他们用舰载机的双翼,丈量着共和国航母事业的每一次跃升。
2013年6月,“辽宁舰”首次出海进行科研试验和训练。
2015年7月,辽宁舰首次组织实弹射击,取得全部命中的好成绩。
2016年12月25日,由“辽宁舰”航母以及“长沙舰”“郑州舰”“海口舰”和“烟台舰”等驱逐舰、护卫舰组成的中国航母编队首次穿越宫古海峡突破第一岛链进入西太平洋,举国振奋。
这一天,距离辽宁舰正式入列整整过去了4年零3个月。
戴明盟:“在中国整个沿海,渤海、黄海、东海、南海,我们都进行了实战化的演练,验证了整个航母编队的作战系统或作战流程、指挥流程。这标志着海军整体转型的开端。现在海军已经走向远海,从成功着舰那天开始,我们海军整个武器装备,武器平台,都有了一个质的跃升,同时我们的作战方式,未来的建设方向都有了新的变化。”
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被誉为“飞鲨勇士”、“刀尖上的舞者”,是整个航母战斗群的灵魂所在。2013年5月10日,经中央军委批准,海军首支舰载航空兵部队正式组建,戴明盟历任副部队长、部队长,开始培养共和国新一代舰载机飞行员。
戴明盟:“我觉得航母战斗力建设的核心在于飞行员,航母战斗群里面最关键的武器也是在飞行员,只有更多的飞行员才能体现出这种航母战斗群的战斗力。第一支舰载机部队的意义也就在这个地方。”
为了帮助年轻飞行员掌握舰载机飞行技术,戴明盟率领飞行教员组,亲手带教新飞行员,编写海军舰载机飞行员训练大纲,制定舰载战斗机组训“三套流程”一步一个脚印、不分昼夜地向前摸索。终于在2014年底,我国自主培养的首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成功完成舰上起降并通过航母资质认证,实现由试飞模式向培训模式的重大转变和探索上舰向常态上舰的全面转进。
舰载机事业前进的道路并不平坦,要奋斗就会有牺牲。2016年4月27日,年仅29岁的海军航母舰载战斗机一级飞行员张超,在进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时突遇飞机故障,不幸殉职。
飞行员艾群:“我相信他是带着遗憾走的,所以我们兄弟几个,一定要带着张超的遗愿上舰,顺利圆满的上舰,然后拿到上舰资格证,也有他一个!”
在强军兴军的征程上,张超的战友们擦干泪水,在海天之间继续奋勇前行,戴明盟切身感受到,这支历经风雨的部队,开始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厚重。
今天,我国已经构建起了符合我军特色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体系,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能够独立培训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国家。
2017年4月26日上午,我国第二艘航空母舰下水仪式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大连造船厂举行。图为航空母舰下水仪式现场。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2017年4月26日上午,我国第二艘国产航空母舰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大连造船厂举行下水仪式。在拖曳牵引下,庞大的战舰缓缓移出船坞,停靠码头,全世界都为之一震。

回顾“飞鲨”舰载机的发展,一路走来,有太多经典时刻值得我们铭记——

图片 6

惊天一落百年梦圆——首次起飞、着舰

2018年4月12日上午,中央军委在南海海域隆重举行海上阅兵,展示人民海军崭新面貌,激发强国强军坚定信念。

2012年11月23日,编号552的舰载机起飞、寻舰、下降、着舰,尾钩牢牢挂住了辽宁舰的拦阻索,飞机稳稳地停在航母甲板上。这惊天一落,实现了我国舰载战斗机形成作战能力的新突破。

奋进新时代,扬帆新航程。2018年4月12日上午,中央军委在南海海域隆重举行海上阅兵,48艘战舰铁流澎湃,航母打击作战群舰阵如虹、白浪如练,以排山倒海之势破浪驶来。
习主席:“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人民海军一路劈波斩浪,纵横万里海疆,勇闯远海大洋,大踏步赶上时代发展潮流,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今天的人民海军,正以全新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党和人民为英雄而光荣的人民海军感到骄傲和自豪!”
如今,戴明盟已经就任海军某舰载机综合试验训练基地司令员,他说,是改革开放使我国迎来了建设强大海军的历史机遇。
戴明盟:“南海海上阅兵,基本上是把改革开放以来,我们部队的发展成果都展示出来了。我们都说军舰是个移动的国土,它所在的地方就代表了我们中国的核心利益。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未来我们必须要把海军摆在前面发展,当然我也相信,随着我们强军之路越走越好,越走越稳,海军还会有更大的发展。”

飞越天安门向祖国敬礼

“飞鲨”编队放下着舰钩

抗战胜利日阅兵,海军舰载机梯队5架歼-15舰载战斗机组成的三角形编队,宛如一个巨大的楔子,掠过天安门上空。观礼台上,不少观众竟流下欢欣的泪水。“飞鲨”放下的舰尾钩,远看去如同军人举起的右手,用独一无二的礼仪,向祖国和人民致以崇高的敬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必威官网BETWAY必威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