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苏联海军地中海分舰队旗舰,并不是指这种使用磁铁做吸附工具的水雷或者炸弹

图片 1

之前为了证明此次阿曼湾油轮袭击事件是伊朗所为,美军中央司令部在13日特意放出了一段P-8A反潜巡逻机使用光电吊舱的红外热像模式拍下的监控画面。画面显示一艘参与救援的伊朗巡逻艇从kokuka号油轮的侧面拆下了一枚未爆的爆炸装置。不过由于红外画面太过模糊,所以当时美军的指控也是广受质疑。而为了增强自己指控的说服力,近日美军再次放出了一段P-8A在当天下午的监控画面,同样是那艘伊朗巡逻艇拆下爆炸装置的过程,但是这次的是用高清白光镜头拍下的。另外,美军还放出了调查人员在近距离拍摄的油轮爆炸物安装痕迹的照片。但是这些高清视频和照片和之前一样,同样只能证明伊朗人拆下了爆炸物,却无法证明是伊朗人放上去的。

6月13日发生在阿曼湾的油轮疑遭水雷袭击事件,进一步加剧了海湾地区的动荡局势。水雷这种古老的海战武器,因为其“爆炸前很难被发现、爆炸后更难找证据”的特点,曾在历史上留下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谜团。

蛙人安放帽贝水雷

从美军拍摄的画面来看,这些伊朗人员虽然很快拆下了这枚爆炸物,但是其拆弹的过程表现的并不像专业人员,一群人挤在爆炸物周围,手忙脚乱的将爆炸物拆下来,这是极其危险的。而且从油轮上留下的痕迹来看,有暴力拆卸的迹象。这些都显示,小艇上的人员可能是临时得到的拆弹指令。而由此就可以引申出两种推测了,第一种推测:炸弹是伊朗人放上去的,但是没想到会有一个没爆炸,所以救援时发现后,赶紧叫巡逻艇去拆,想要毁灭证据。第二种推测:炸弹不是伊朗人放的,但是他们想知道到底是谁放的,所以拆回去做研究。应该说这两种推测都很有逻辑,但是又都缺乏证据,而美国人则是直接认定了第一种推测。

冷战刚爆发时,在二战中损失惨重的苏联海军只能靠轴心国赔偿的军舰支撑门面。其中黑海舰队的“新罗西斯克”号战列舰尤其重要,被视为必要时冲击北约控制下的土耳其海峡的“利矛”。然而这艘苏联头号战舰竟在自家港口神秘爆炸沉没,原因至今没有定论,“被意大利蛙人用水雷炸沉”是流传最广的猜测。

6月13日,霍尔木兹海峡外阿曼湾海面上突然火光冲天,两艘油轮起火燃烧。随后,一则惊人的消息传遍世界:这两艘油轮遭到不明武器攻击。由于前一天4艘油轮在该水域也遭到不明攻击,许多人因此联想到两伊战争期间的袭船战。随后,伊朗救援船只从一艘油轮船体上拆下一枚未爆炸的帽贝水雷,这起袭船战背后的“凶手”引起外界关注。

从调查人员拍摄的未爆炸弹在船体上留下的痕迹来看,这明显是一种使用磁铁的吸附式水雷。很多媒体把这称之为磁性水雷是不对的,磁性水雷指的是使用磁感应引信,利用舰船钢铁在一定距离内所引起的磁场变化来起爆的水雷,并不是指这种使用磁铁做吸附工具的水雷或者炸弹。这种水雷其实一直是被称作吸附式水雷,二战时就已经被广泛使用了,一般是利用蛙人安放,使用的是定时引信。从上面的照片可以看到,安装在kokuka号上的这枚吸附式水雷是利用底部的圆形磁铁来做固定的,而从船体表面的痕迹来看,一个水雷的底部应该是至少有7个磁铁。可能是吸附的太紧了,伊朗人拆的时候又太着急,所以留下了一个磁铁,并且磁铁上有强行切割的痕迹。

说起来,“新罗西斯克”号就是一艘“政治军舰”。它本是意大利最老的战列舰“恺撒”号。1943年意大利投降后,同盟国瓜分其舰艇,英美执意不肯把意大利簇新的“维内托”级战列舰交给苏联,只同意拿“恺撒”号顶数。

帽贝水雷是一种古老的水下兵器,诞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其设计灵感来自于一种贝类生物——帽贝。帽贝外形平顶圆锥,吸附在岩石表面上,依靠口中微小的牙齿刻离岩石表面的水藻为食,所以在帽贝生活的岩石上经常出现一个个切割磨损而来的小坑。

现场人员测量了磁铁的尺寸,直径大约在3厘米左右,由此则可以估测出整个炸弹的尺寸,它的直径大约是磁铁直径的5.5倍,也就是16.5厘米左右。2015年10月伊朗海军曾经在首都德黑兰举办过一次武器装备展,刚好当时就展出过一款伊朗国产的吸附式水雷,于是不少国外媒体就以此来证明是伊朗人用这款水雷实施了此次袭击。但是通过翻译这款水雷在展会现场的展板信息可知,其直径只有550mm,全重42公斤,这就比这次油轮袭击中的吸附式水雷小了太多了,而且其吸附方式也未知。所以也不能证明是这款水雷参与了袭击。

1948年12月15日,“恺撒”号正式交给苏联黑海舰队,更名为“新罗西斯克”号。它随即重返地中海,成为苏联海军地中海分舰队旗舰,负责监视和尾随西方军舰。有一次,“新罗西斯克”号在法属突尼斯的比塞大港停靠补给,舰上冷库管理员发现,从岸上采购的面粉袋里竟然混有炸弹!苏联海军估计,这是法国殖民当局策划的未遂阴谋。

帽贝的吸附特性启发了特种作战专家,并发明出吸附式水雷。这种水雷可安放在船体下部任何位置,通过定时引信爆破,毁坏舰船。由于吸附式水雷的外形像个倒扣的盆子,底部布置有多个圆形磁块,吸附在船体上就像是一只大号的帽贝,因此得名“帽贝水雷”。

实际上,目前网上出现的所有证据都无法证明到底是谁实施了此次袭击,真相可能只有美国人和伊朗人自己清楚。但老实说,真正关心真相的可能也就只有吃瓜群众了,美国人和伊朗人都无所谓。对于美国人而言,只要是认定伊朗人干的就已经达到目的了,即使不对伊朗动武,也能让他陷入舆论上的被动。而对伊朗人而言,即使拿出证据出来,证明不是自己干的,那也没用,因为美国人完全可以说证据都是伊朗人伪造的。所以这事儿已经完全和‘真相是什么’没关系了。(作者署名:电波震长空)

1955年10月29日深夜,“新罗西斯克”号静静停靠在苏联黑海舰队母港塞瓦斯托波尔,等待着新一轮远征地中海的任务。凌晨1时30分,剧烈的晃动和撞击声将舰上两千名官兵和海军学员惊醒,全舰迅速失去80%的电力,多数舱室一片漆黑。据亲历者回忆,当时最大的进水口位于舰艏位置,而且从船底一直延伸到船头甲板上,那里的甲板下面正好是水兵宿舍。事后潜水员调查发现,“新罗西斯克”号舰底前部受到来自外部的爆炸,爆炸从下至上击穿了整条战列舰,并且卷起大量海底泥沙。

让帽贝水雷大出风头的是意大利的战斗蛙人。1918年10月31日,4名意大利海军战斗蛙人乘坐人操鱼雷,从水下秘密潜入波拉港,炸沉停泊在港内的奥匈帝国战列舰“乌尼提斯”号。1941年12月3日,意大利6名战斗蛙人乘坐水下运载器突袭英国皇家海军在埃及亚历山大港的海军基地,炸沉
“伊丽莎白女王”号和“勇敢”号战列舰。

《出鞘》完整内容请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

凌晨2时许,闻讯赶来的黑海舰队司令员、海军上将巴尔赫米科也登上“新罗西斯克”号,他发现海水已涌上前甲板,并灌入主炮塔内,整个船头开始下沉。3时30分,巴尔赫米科痛苦地下达弃舰命令。这次爆炸夺走了608人的生命,是苏联海军史上最惨重的军舰爆炸事件,极大削弱了苏联在黑海和地中海地区的战略力量。

战后,帽贝水雷仍然在水下特种作战中发挥重要作用,各国不断研制出新型号。以西班牙MILA-6C型吸附水雷为例,这种帽贝水雷可编程并延时起爆,根据装药量,可以击穿12、24和36毫米等厚度不等的船体钢板。

事后,谁该为“新罗西斯克”号沉没负责,形成两派意见,苏联官方的意见是舰艏底部挨上战争时期遗留在港湾里的德国水雷。但西方出版物的主流观点是意大利蛙人特种部队用水雷炸沉这艘前意大利战列舰。而且美国向苏联移交军舰前夕,意大利造船厂曾奉美国之命对军舰进行改装,故意使其负载超重,使战列舰不沉性指标大大降低,这也是军舰沉没的重要因素之一。

现代的帽贝水雷技术更加先进,但使用方式仍然和一百年前一样,由蛙人将其运送至目标船体下方后定时引爆。通常,在巨大的爆炸威力和水压的双重作用下,几颗帽贝水雷足以使一艘大型舰船遭受重创。然而,外界从此次阿曼湾油轮遇袭案中发现,残留的帽贝水雷位于水线以上,油轮外壳被撕裂的口子也在水线以上,由于是在空气中爆炸,没有水压加成,爆炸威力比在水下爆炸小很多。因此有分析认为,肇事者可能并不想将船炸沉,其目的只是想要挑起事端而已。

无论如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起事件直接导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对建设远洋海军、特别是建造大型水面战舰彻底失望。就在“新罗西斯克”号沉没几个月后,一直坚持发展大型远洋舰艇的库兹涅佐夫被解除苏联海军总司令的职务,几乎所有在建的战列舰和巡洋舰全都就地拆除,苏联海军走上一条强调潜艇和远程导弹的畸形道路。更重要的是,“新罗西斯克”号的沉没,坚定了苏联完全依靠本国提供所有先进装备的决心,任何从外国进口关键武器的想法都被彻底抛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必威官网BETWAY必威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