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方执意加征关税,加征关税税率则较高

图片 1

图片 2

山雨欲来风满楼。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已经完成了公众意见征询,尽管超过9成参与者持反对意见,但特朗普并没有收手的迹象。在9月6日的商务部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称,如果美方不顾征求意见中绝大多数企业的反对,一意孤行,对华采取任何新的加征关税措施,中方将不得不做出必要反制。中方600亿反制清单已公布美东时间9月5日是特朗普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书面意见征询的截止日期,在此之前,美方举行了为期六天的公开听证会,会议上来自美国、中国的350家企业代表中超过90%反对对华加征关税。不过,外界普遍认为,在公众意见征询期结束后,特朗普将继续推进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计划。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首轮对华征税已经公布的2000多份书面评论意见中,反对意见超过九成,然而并未阻止特朗普的步伐。新的2000亿商品清单引来了更多的反对意见,听证会第一天60家企业中只有3家表示支持,其它全部反对。在9月6日的发布会上,高峰表示,一段时间以来,美方严重违反世贸组织规则,不断出台单边措施,使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既损害了中美两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也损害了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的安全。如果美方不顾征求意见中绝大多数企业的反对,一意孤行,对华采取任何新的加征关税措施,中方将不得不做出必要反制。高峰称,在美方公布拟对中国20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之后,中方已经于8月3日公布了针对自美进口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反制措施,商品清单已经公布。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将视美方的行动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7月10日,美国宣布拟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涉及六千余种商品。8月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声明称,考虑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的税率从10%提升至25%。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的2000亿清单仍集中在中间产品上,企图减小对个人消费者的冲击,但对如此大规模的产品征税,必然会抬高日用消费品的成本,而且中间品成本的上升必然会传导至下游的终端产品。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上周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已有68%的制造企业、44%的服务企业成本大幅度上升,1/3的制造业企业、1/4的服务业海外销售额大幅度下降,51%的制造业企业、40%的服务业企业预计未来的利润将大幅度下降。美国再次推动贸易战升级后,中国也公布了反制清单。8月3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拟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20%、10%、5%不等的关税。这一清单涉及农产品、食品、建筑材料、金属原材料、化工产品、机电产品等诸多领域。中国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何伟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国的关税清单是对美国升级贸易战正当的反制措施,在关税税率上更加细化、灵活,不同税率的确定首先取决于这些产品在中国的可替代性,其次则取决于对于特朗普政府的打击力度。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看来,相较于此前的反制清单,新的清单在内容上更加分散。新的清单包含五千多项商品,几乎每一个大类、大部分品种都有涉及,是对美的全方位反击。

资料图:图为外媒报道的讽刺特朗普发动贸易战(Trade
War)的PS图片。(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特朗普政府最新加征关税涉及到了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中方同步进行反制,剑指约600亿美元原产于美国的进口商品。

(人民日报海外版9月19日报道)商务部新闻发言人18日就美方决定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发表谈话。发言人指出,美方不顾国际国内绝大多数意见反对,宣布自9月24日起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的关税,进而还要采取其他关税升级措施。对此我们深表遗憾。为了维护自身正当权益和全球自由贸易秩序,中方将不得不同步进行反制。美方执意加征关税,给双方磋商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希望美方认识到这种行为可能引发的不良后果,并采取令人信服的手段及时加以纠正。据商务部消息,9月18日,中国在世贸组织追加起诉美国301调查项下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实施的征税措施。

600亿对2000亿,看上去似乎美方“气势”更胜一筹。

■该来的总要来 该干的总要干(侠客岛·解局)

根据中国海关测算,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是4298亿美元,进口1539亿美元。显然,如果仅以加征关税的方式进行反制,中国难以跟上对方“叫牌”的节奏。

贸易战再次升级。特朗普政府最新加征关税涉及到了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中方同步进行反制,剑指约600亿美元原产于美国的进口商品。

但如侠客岛此前分析,中国的600亿美元显然是计算过的。既然数量上不可能对等,那么,“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就是必然选择。以这次中方600亿美元的反制清单看,4个不同税率的征税清单,有从5%-10%不等的加征税率;其中,从中方角度看,可替代性较差的原料等加征关税税率较低,而可替代性强的原料、属于奢侈品或非必需品的消费品、与我国国内制造业竞争关系较强的商品,加征关税税率则较高。

600亿对2000亿,看上去似乎美方“气势”更胜一筹。

美方压力也不小。2018年前5个月,美国的通胀压力已经在稳步上升,生产者价格同比涨幅则均高于同期消费者价格同比涨幅,表明消费者价格存在未来进一步上涨的压力。而且,既然是“战”,中国就断然不会亦步亦趋按照对方的招数还击。美方也不要以为中国无牌可打,在这个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面前发起贸易战,损失的绝不可能仅仅是目前的关税。

根据中国海关测算,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是4298亿美元,进口1539亿美元。显然,如果仅以加征关税的方式进行反制,中国难以跟上对方“叫牌”的节奏。

2000亿美元究竟会对中国产生何种冲击和影响?客观讲,美国挑起贸易战,中国承受的最大直接冲击在于对美出口承受压力。我方对部分进口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也有可能给我们的下游厂商、消费者带来一些负担。

但如侠客岛此前分析,中国的600亿美元显然是计算过的。既然数量上不可能对等,那么,“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就是必然选择。以这次中方600亿美元的反制清单看,4个不同税率的征税清单,有从5%-10%不等的加征税率;其中,从中方角度看,可替代性较差的原料等加征关税税率较低,而可替代性强的原料、属于奢侈品或非必需品的消费品、与我国国内制造业竞争关系较强的商品,加征关税税率则较高。

那么,中国能否承担贸易战带来的冲击?

美方压力也不小。2018年前5个月,美国的通胀压力已经在稳步上升,生产者价格同比涨幅则均高于同期消费者价格同比涨幅,表明消费者价格存在未来进一步上涨的压力。而且,既然是“战”,中国就断然不会亦步亦趋按照对方的招数还击。美方也不要以为中国无牌可打,在这个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面前发起贸易战,损失的绝不可能仅仅是目前的关税。

9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贸易战不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根据周小川引用的数学模型计算,这对中国GDP的影响不到0.5%。“最坏的情况是,中国不再向美国市场出口价值5000亿美元的商品,相反,而是将这些出口商品以最快的速度出口到其他国家。事实上,我认为中国可以迅速采取行动。”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按照清华大学教授魏杰的测算,2017年,中国的出口依赖度已经从2007年时的接近70%降到了10%左右,其中对美出口又只占到整体出口的1/3。这也是支撑对GDP影响并不巨大这一结论的基础所在。

但是,周小川也指出,贸易战对中国市场情绪会有影响,也可能会削弱投资者对中国企业和股市的信心。在他看来,中国真正需要警惕的是“明斯基时刻”——在经济学家明斯基的观点里,这意味着“资产价值崩溃的时刻”,也就是经济长时期稳定可能导致债务增加、杠杆率上升,从而内部爆发金融风险、陷入漫长的去杠杆化时期。

换言之,应对贸易战,中国真正应当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

中国是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凭借这一基础,中国不害怕美国在贸易战中的极端措施,因为那只会导致美国自己国内市场供应大面积断绝;也不担心对美贸易反制会过多抬高国内商品价格,反而可以将其作为进口替代、推进国产化、或发展出口导向先进制造业的契机。同样,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大宗货物在中国市场占有率不是很高,较多的是初级产品,可替代性较强。这一点就决定了,中国的反制措施对相关货物供给的影响相对较小,相应地对相关生产、就业的影响也较小。

拿中国在此次贸易战中受影响比较大的几个省份来说,在浙江,小商品王国义乌的策略,是抓紧开发高新技术产品,发动企业协会的会员共享专利,抱团作战;在宁波,最大的光伏企业已经将市场从欧美转回国内;上海的策略是积极开拓“一带一路”市场、辐射“长江经济带”来对冲;多个省份则出台了更多支持技术改造、产业升级的政策,并做好汇率对冲、期货期权、远期合约等技术性手段。

该来的总要来,该干的总要干。还是老话说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贸易战中暴露出的核心技术被卡脖子、金融安全存在风险、国内社会存在的危机等问题,已经给中国敲响了警钟。要解决这些问题,只能靠更深刻的改革、更大力度的开放,解决深层次矛盾,在“危”中找到新的增长之“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必威官网BETWAY必威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