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同盟友海军总人数将精减至世界第二次大战后70余年的纤维规模,Thornberry建议撤销的单位有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裁员提出了指向多数国防部保障部门的25%裁员提议,其中7个部门被完全裁撤。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议员Mac
Thornberry在4月18日宣布该提议,旨在精简机构,将由此节省250多亿美元用于作战。Thornberry称,作为国防部“第四权”的机关臃肿程度已不可控,目前有20万名文职雇员和60万名合同工人,每年成本超1000亿美元。
如果该提议采纳,将会带来数千名国防部文职职位和大量合同工人岗位被裁。代表了700000名联邦政府工作人员的美国政府雇员联合会称,该提案“愚蠢”“短见”,将危害这些以退伍军人为主体的文职雇员的生存,影响国家安全。
Thornberry认为,国防部应该节省开支,提高效率,把财力和精力用到更快提升作战能力的“刀刃”上。Thornberry建议裁撤的部门有:国防信息系统局,其信息技术保障任务将合并到美国赛博司令部。国防技术信息中心,其负责采办、存储和传播科技信息以帮助国防研究与开发。经济调节办公室,其负责为因国防项目变动而受损方提供援助。国防技术安全管理局,其从维护美国军事优势和防止国防相关产品被恐怖主义掌握的角度,指导美国武器出口政策。测试资源管理中心,其负责协调国防部测试与评估设施。国防人力资源活动机构,其负责指导和实施人力资源计划、预算、政策和项目。华盛顿总部服务处,其负责向国防部提供作战和行政服务。
该提案还未生成议案,但是其内容有望纳入到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的法案中。如果裁减建议被采纳,在两年之内不会立即生效。国防部首席管理官先在2020年5月1日之前提交计划,在2021年1月1日再予以执行。
国防部作战支援和情报机构在此次裁减中获得豁免,包括国防情报局、国防健康局、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
在新闻发布会上,Thornberry解释了裁减文职和合同雇员是为理顺国防部决策流程。他以20多个机构被并入对外投资委员会为例,说明国防部机构臃肿严重。

[据防务新闻网站2018年7月25日报道]
美国国防信息系统局(DISA)和其他所谓的“第四等级”机构没有被裁掉,但五角大楼的一系列组织改革使之成为今年必须通过的、大规模的国防授权法案。

据新华社电
美国国防部一名官员7日说,为节省开支并与削减国防预算的举措相适应,美国陆军打算在今后两年内裁减4万名现役军人和1.7万名文职雇员。裁军后,美国陆军总人数将缩减至二战后70余年来的最小规模。《今日美国报》援引提前获得的裁军报告报道,为缩减开支,至2017财政年度结束前、即2017年9月底,美国陆军现役士兵人数将由目前的49万缩减至45万。

参议院和众议院星期一就一项7160亿美元的法案进行了讨论,该法案弱化了众议院通过的以效率为名裁掉DISA以及其他机构的措辞。但保留下来的东西将来可能会推动五角大楼官僚机构的裁减工作:国防部首席管理官(CMO)进行一系列高风险评估,旨在降低整个国防部的成本。

此外,1.7万名文职雇员也将遭裁撤。这次裁军范围涉及陆军国内部队和海外驻军,佐治亚州本宁堡军事基地、阿拉斯加州埃尔门多夫-理查森联合基地等均在裁军之列。

全面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报告预计将于本周在众议院、下周在参议院进行投票。这项必须通过的年度法案涵盖了军事硬件、人事以及一系列热门的国家安全问题。

路透社报道,由于五角大楼打算在今后10年把国防预算削减1万亿美元,陆军此次裁军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实,这一裁军计划早在去年初就已摆上台面。当时,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在公布一系列2015财年国防预算减支提议期间,提出将陆军现役军人数量裁减至44万到45万人。《今日美国报》援引裁军报告说,美国政府全面自动减支将于10月启动,如果民主、共和两党无法在国会及时停止这一自动减支计划,那么除却此次裁军的4万名军人,美国陆军恐怕还将裁军3万人。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克·索恩伯里(Mac
Thornberry)率先起草了该法案,主要针对国防信息系统局和其他六个部门。但会议报告没有直接提及该机构(DISA)——该机构监管着大量的国防部网络和信息技术,总预算近100亿美元,雇员超过1.2万人。

这次裁军后,美国陆军总人数将缩减至二战后70余年的最小规模。

该法案要求CMO提交计划,从包括物流后勤、人力资源、服务承包和不动产管理在内的特定范围内的企业活动中削减25%的预算。审查必须至少每四年进行一次,第一次审查将于2020年1月1日进行。

法新社评述,美国陆军此次裁军恐将引发外界对其作战能力下降的担忧。

更广泛地说,CMO将对所有的国防机构和实地活动进行全面调查,找出重复或无效的活动。对于那些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的人,CMO将不得不制定解决方案,甚至包括机构的整合。审查必须至少每四年进行一次,第一次审查将于2020年1月1日进行。

美国陆军在2013财年预算中曾提出,陆军总人数一旦跌破45万,将可能意味着美国无法打赢一场战争。

约翰·吉布森(John
Gibson)是前美国空军财政官员,长期从事国防工业工作,是有史以来第一位首席管理官。这一职位是在去年设立的,这是自1986年“戈德沃特-尼科尔斯法案”以来美国国防部规模最大的一次重组。

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USD-P)

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ASC)高级职员的话来说,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的前高管——约翰·罗德(John
Rood),将成为国防部的关键人物。这一拟议中的变动被宣称为从联合参谋部到文职领导层的权力和责任的再平衡,是一种能够使五角大楼更好地集中注意力的手段。

USD-P将被授权制定战略,然后将其转化为部队发展、作战规划、防御态势、联合部队评估和准备的详细政策指导。USD-P将与参谋长联席会议一起制定规划方案,在一定程度上确定与未来投资的能力差距。

参议院的一项相关规定将扩大现有职位的职责,为战略、计划、评估、准备和能力设立一名助理国防部长。尽管SASC的目标是加强文职领导人在国防战略上的掌控能力及其地位,但ASD-SPARC并没有在会议谈判中保留下来。

作用和任务

推动未来变化的是,该法案呼吁五角大楼根据新的国防战略,向国会提供一份影响深远的“再评估”,以确定国防部的最高优先任务以及军队在执行这些任务中的作用。报告将于2019年3月21日提交并被分类,附有非机-密摘要。

这是一份对工业产生巨大影响的评估文件,因为它将包括对军方武器平台、陆军总兵力,海军舰队规模,空军中队,海军陆战队最终兵力和部队结构所需数量的审查。

研究与工程

奥巴马时代的快速收购实体——战略能力办公室(Strategic capability
Office)似乎成了国会的靶子。

根据众议院的一项提案,国防部长必须在2019年3月1日前提交一份计划,要么保留SCO,要么关闭该组织,要么将其职能移交给另一个组织,“目的是将创新、经验教训和最佳实践制度化”,根据一份国会文件所述。

这与国防部副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等人的观点不谋而合,即SCO的文化和经验教训需要渗透到整个收购体系中去。更广泛地说,Thornberry反复强调,国防部繁琐收购体系下的各种临时变通方案应该真正纳入到这个体系中去。

按照这种思路,国防部负责研究与工程的副部长、前美国宇航局局长迈克尔·格里芬(Michael
Griffin)将向国会提交一份报告,内容是如何将面向硅谷的国防创新试验小组(DIUx)纳入到国防部更广泛的研究与工程领域。该报告将于2019年5月1日提交。

进一步来看,国防授权法案还将要求国防部长制定一项新的科学和技术战略,以指导五角大楼在人事、测试基础设施、与学术界的关系以及采购优先重点等方面的研究与工程工作。第一个战略将于2019年2月4日实施,然后每年进行一次,直到2021年。

白宫曾反对参议院的一项条款,该条款将赋予国防部研究与工程副部长对服务部长的命令权力——仅限于定向能、超声波、人工智能和未来太空卫星架构的技术优先事项。立法措辞没有通过会议谈判。

电子战

为了推动电子战工作,赶超俄罗斯等国家,该法案还要求国防部派遣一支交叉职能小组和一名高级官员来评估俄罗斯等国家的电子战能力,以及美国电子系统的漏洞。该官员和国防部的电子战执行委员会将被授权向国防部长提出治理、管理、组织和操作改革的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必威官网BETWAY必威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